许川对话免费午餐发起人邓飞“柔软改变中国”

  • 时间:

  邓飞:对我的触动是说我们只能够把工作做的更好更加严密。像这么一个没有证据的事情都会有这么大的影响,对红会有这么大的伤害,这让我很震惊。郭美美她只是一个导火索,我们的一些官办基金会在以前的工作中可能疏于和社会的交流和互动,它的透明度或者是相关工作没有做好,这种不信任和猜测怀疑这种情绪在民众中间可能积累很久了,这只是一个导火索。

  邓飞:郭美美跟我都是湖南益阳人,但是我们现在没有任何证据表明她的财富是来自于红会,来自于捐款。

  “我们要把透明公开的体系和制度建立起来,这样是保护了我们的团队,保护了我们的项目,更加是保护了我自己“

  邓飞:我们一开始就不停地强调我们只有诚实才能活下去,我们只有对所有捐款人有一个交代,才能够持续下去。所以说在刚开始的时候,我们还没有形成既得利益的时候就把自己的后路给断了。我们要把透明公开的体系和制度建立起来,这样是保护了我们的团队,保护了我们的项目,更加是保护了我自己。

  邓飞:对,一个柔软的自己。以前我信任的是愤怒的力量或者是真相的力量,但是我现在看到爱的力量、柔软的力量。

  邓飞:我们从开始就尝试着要建立组织,可以专业高效地处理我们的工作。因为我们拿的是大家的钱,不能够辜负大家的信任。但是我们通过公益去帮助孩子,我自己身上发生很大的改变,因为我知道爱和善良这些力量让我也柔软起来,我在这里面收获了很多的快乐。邓飞:对,我们需要不停的去说。过去皱着眉头去采访去写稿都不知道怎么笑了?由于开出的工资有限,我们很难在人力资源市场里找到人。而我们除了会做也要去说,要尝试着去找更多的人来说,这样的话,我们可以联合更多的力量来参与我们。

  邓飞,曾任凤凰周刊首席记者,现为《凤凰周刊》编委、记者部主任。“微博打拐”发起人,“中国贫困山区小学生免费午餐”发起人。截止2014年1月1日,免费午餐公益项目募款超过八千万,为超过七万名偏远地区的孩子们提供了热腾腾的午餐。许川对话邓飞,探讨邓飞这些年的公益之路。

  许川:飞哥,我最近经常在媒体上看到您出席各种颁奖,我心里非常的尊敬您,但是我有时候会觉得您在公众场合出现的时候好像被人包装成一个明星的样子,做明星会不会影响您的公信力?

  邓飞:以前是有很多人问我们,但是经过我们的交流以后,他能够理解公益和慈善是不同的。慈善是个人行为,比如今天我去帮助一个老人过马路,我今天做了,我明天不做,没有人可以指责我,因为这是我的个人行为,我可以不做也可以做。但是如果说我们是一个公益组织,我给孩子们提供了一顿午餐,那我每天需要提供,我不能今天提供了,明天就不提供了。我们要维持这么一个运转,我们肯定是需要专业的人来做稳定的事情,这样的话,我们肯定需要像一个企业一样。我们需要支付薪水,他付出了劳动付出了努力,他得到薪水这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我们不能够指望也不能够强求我们每一个人都会变成志愿者,每天都在任劳任怨,这是不可能的。

  我们以前传统的公益组织做了很多的事情,但是他们不会去讲,也不善于去讲。我们也需要这样的方式去告诉大家并且我们还呼吁更多的人来参与我们,我们才能够更加有力量。因为公益是大家的事情,我们需要大家一起来参与。看到孩们的笑脸,我们会觉得非常的开心,给了我不一样的东西,也让我看到了我身体里面还有另外一个自己,我把他打开了,我非常的开心。邓飞:对。在咱们这个国家,做公益比做企业还要难。这7%会给我们带来一些直接的困扰。邓飞:对,因为我们有3%要做管理费去交给我们挂靠的基金会,所以说我们只有7%。我们只有把工作专业和高效地做好,才能够得到信任和支持。如果说我们不去展现自己,不去表现我们的行动,我们就会得不到力量。邓飞:我自己的性格是比较急躁,甚至可以说是比较暴躁的。